其非净利润-4.91亿元至-7.41亿元,预计2021年同期,该数据为-1.84亿元(扣非净利润为6.21亿元,同比增长98.38%)

文/乐居财经程孟瑶

“顾伟聪明怎嚒会被放进恒大坑 ”7月29日,他投资互动平台嘲弄了兆驰股份董事长顾伟。随后,网友补充说:“顾伟想要许家印的利息,而许总盯上了顾伟的本金。”。

投资者开玩笑的原因是2021年兆驰股份净利润大幅下降81.12%,但在要求的时间没有事先预告,推迟两个月公布。此外,兆驰股份在解释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中,主要提到对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的应收项目计提减值准备。

为此,兆驰股份日前收到深圳市兆驰股份公司关于2021年年度报告的问询函,要求详细说明恒大系债权坏账比例的确定方法和依据、关联交易中公司股权转让的合理性、业绩变动、财务风险等9个问题。

7月26日,兆驰股份在问询函上给出了长达60页的回应,但在回应公示发出后,投资者开始在互动平台上热烈谈论兆驰股份为何跌入恒大缺口。

恒大应收款项近20亿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恒大成为兆驰股份的重要合作伙伴,双方在房地产项目、战略收集业务等领域达成战略合作。2021年下半年,恒大陷入流动性危机。兆驰股份因持有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的大宗商业承兑汇票和应收账款而受到牵连。

2021年兆驰股份营业收入225.38亿日元,同比增长11.65%,净利润4.4亿,同比下降81.12%。对于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兆驰股份主要提到对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的应收项目计提减值准备。除恒大系18.93亿元不良贷款影响外,兆驰股份主营业务相关净利润22.97亿元,较2020年17.63亿元同比增长26.26%。

据年报,2021年兆驰股份应收恒大系债权原价29.86亿元,其中应收票据原价28.95亿元,应收票据原价0.92亿元,应收恒大系债权坏账准备10.15亿元,计提比例34%,其中应收票据坏账准备9.84亿元,应收票据坏账准备0.31亿元。

对此,深圳证券交易所让兆驰股份说明恒大系债权坏账比例的确定方式和依据,坏账准备的计提是否充分、准确,计提比例相对于恒大系债权坏账比例与其他上市公司相比是否存在较大差异。

[新闻搜索]

根据兆驰股份的回应,选取3棵树,将广田集团4家上市公司与有屋智能、深圳宏业的2家IPO在会公司进行比较,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兆驰股份的应收恒大系债权估值为19.71亿元,与账面价值29.86亿元相比,变比例为66%。

同时,选取广田集团、上海机电、西历股份、浙江建设、江山欧派恒大系债权超过或接近5亿元的6家上市公司进行比较,不良债权计提比例平均为33.69%,与兆驰股份的34%没有太大差距。

 其非净利润-4.91亿元至-7.41亿元,预计2021年同期,该数据为-1.84亿元(扣非净利润为6.21亿元,同比增长98.38%) 热门话题

在回答中,兆驰股份还提到了与融创类房地产公司、绿地集团及旭辉集团的应收款项情况,合计账面余额1.23亿元,坏账准备金380.85万元。

此外,在恢复2021年经营活动导致现金流量净额大幅增加的原因之际,兆驰股份提到恒大系债权对现金流量有一定影响。2019年-2021年度,兆驰股份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81亿元、-0.09亿元和21.05亿元。

房企集中收缴监管信函

4月8日,由于建艺集团与关联方珠海正方集团等发生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超过当年预期金额,但建艺集团对超出预期金额的日常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监管信函。

房地产暴雷对房企的影响是有目共睹的,除了兆驰股份外,ST广田、三棵树也踏着雷恒大收到监管信。

在2020年和2021年业绩双连败的ST广田在7月8日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2021年年报问询函时指出,公司是否继续经营取决于恒大债务重组能否切实落实。恒大是ST广田的第一大客户,合作十多年来承担了大量的建筑装饰工程项目,但从2018年开始,广田开始积极控制恒大业务承揽规模,2021年2021年恒大债务违约全面爆发时,立即解除部分新合同,部分项目停产。

6月22日,三棵树回复上交所发行的公司2021年度报告信息披露监管业务书,对上交所提出的资产负债率高、债务风险、应收账款、坏账客户计提等问题逐项确认并回复。2021年年报显示,三棵树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92亿元和46.5亿元,分别计提信用减值损失1.79亿元和5.23亿元。

严格调查“业绩的变化”

近几年来,上市公司在发布业绩预告后很快进行了更正,不再成为新闻。收到监管函后,不少企业在提及“业绩变脸”原因时,会受到估算失误、投资失败或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等因素通过,但从今年监管层信的情况来看,企业很难再“蒙混过关”。监管层都表现出彻底调查的态度。

东鹏控股、帝欧家居因2021年年报信息披露不准确、业绩变化较大等问题违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同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监管函。

6月28日,东鹏控股收到深圳证交所监管函,原因是年报披露的净利润与原预期区间范围相比有较大差异。据深圳证券交易所消息,东鹏控股于2022年1月29日发布《2021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00-5100万元。但东鹏控股于2022年4月29日发布的《2021年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54亿元。比业绩预告多1亿元。

 其非净利润-4.91亿元至-7.41亿元,预计2021年同期,该数据为-1.84亿元(扣非净利润为6.21亿元,同比增长98.38%) 热门话题

4月23日东鹏控股发布的《2021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显示,在该公告中东鹏控股积极与房地产行业客户协商,大力推进债权回收,因此,对部分房地产客户应收款回收比例上升相应降低了预期的信用损失计提比例,将业绩预告修正在1.3亿元-1.7亿元之间。虽然与最终年报上公布的业绩基本一致,但东鹏控股收到了监管文件。

同样在年报上公布的6911.6万元净利润,与此前预告的2.72亿元-3.69亿元的利润相比,减少了2亿元左右,帝欧住宅也在6月28日收到了亲交所发来的监管信。在年报发布前夕,帝欧主场也发布了预告修正公告,将净利润区间调整为5175万元-7750万元,但监管部门显然不满意这一解释。

 其非净利润-4.91亿元至-7.41亿元,预计2021年同期,该数据为-1.84亿元(扣非净利润为6.21亿元,同比增长98.38%) 热门话题

上海建工和彩虹股份的预期亏损超过下限10亿元,“损失最大”的两家企业,帝欧住宅预计归母净利润将达到-2.80亿至-2.20亿,同比变动-202.69%至-180.69%,损失进一步扩大。由于恒大系列应收款项加速度计入相应的坏账准备,预计利润约-7.5亿元至-5亿元,同比下降187.25%-33.87%。其非净利润-4.91亿元至-7.41亿元,预计2021年同期,该数据为-1.84亿元。

此外,乐居财经《家居K线》认为,近期家居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看似“热闹”,但真正成功上市的寥寥无几,准备上市的家居企业中,森鹰、书香门地、雨中情、固克节能、皇派家居、泛亚卫浴、土巴兔、有屋智能、箭头站台等企业多次出表,这些企业失败的原因是业绩问题、财务数据、盈利能力等信用和经营风险等问题。

例如,今年1月26日,证监会开始对土巴兔律师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进行立案调查,随即深交所终止了土巴兔的发行审查。这可以看出,监管层对非上市公司的监管力度也在加强。


1f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正益农产品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