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间和同学们谈起买房子的事,他们都很惊讶:哇

小个子/口述

一个小问题/一篇文章

说到买房,人们很容易联想到几个关键词:抵押贷款压力,花掉储蓄来帮助几代人,不敢放弃。

你看,不管我们怎么说,房子是安全的。但在你得到安全感之前,你必须经历很多不安全感。

那么,买房,到底是不是当代人的幸福

对于这个问题,出生于20世纪90年代的程序员肖曼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它一定是。

她来自农村,在九年内没有父母的帮助搬了11次家,28岁时在上海定居。在这段时间里,她也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了一份更好的工作,也收获了一份完整的爱情。

那些所谓的不安,她也经历过,但是,依靠自己的能力,生活,让她觉得很踏实。

这是她故事的口述。

这是我的近照。

我叫肖曼,是一名女程序员,出生于20世纪90年代。如果我没有走出农村,我就不会乘电梯或地铁。对于那些习惯了土路的穷孩子来说,城市的街道有一种魔力。

从童年起,我换了11次住处。九年来,我完成了“农村——县——小镇——大都市”的三步跨越。最后,在我28岁的时候,我在上海买了一套房子并定居下来。

和其他人一样,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只是从一个低起点开始,必须更加努力。在上海奋斗,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跑到属于自己家的夜晚。

我1991年出生在安徽省亳州市。我三岁时,父亲开了一家印刷厂。这家工厂一直在变换厂址。无论工厂搬到哪里,我们全家都搬家了。由于失业和负债,我父亲外出工作,母亲照顾我们的三个孩子。

当没有人照顾我们时,我母亲带我们到田野里,让我们暴露在烈日下。我母亲的能力深深烙印在我心中。当我在小学写一篇作文《最受敬佩的人》时,我写的是关于我母亲的。我想成为一个像我妈妈一样勤奋能干的人。

这个家庭的收成很差,耕种只够吃。只有春节期间探亲,我们才能吃零食。有一次,妈妈上街买了一把面条,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味的面条。能吃肉是我的梦想,吃鸡蛋饺子也非常开心。

这个家庭有三个年龄相仿的孩子,所以我们必须买三个,我们必须为三个人支付一个学期360元的学费,这只能通过卖羊来支付。当我十岁的时候,房子在我的房子里倒塌了,我要求我的亲戚借几千美元来建造一座房子,这是天文数字。

我在村里读中学,一次期末考试,我的成绩很好,拿到了一个大红脸盆,村里人在回家的路上夸了一声,这孩子怎么这么凶 妈妈非常高兴,她去市场给我买了一件新衣服。我第一次感到母亲为我感到骄傲。

她的母亲不识字,因为她穷,她从一年级就被祖父拖回家了。看到村里高考的孩子,一辆车来接,妈妈回来对我说:“你管不了什么,只要好好学习,就可以考出来就行了。”。

第一次进县城是我父亲带我带着眼镜,看到商场的自动扶梯如此罕见,怕它跑了,不敢上去。

当我即将上二年级时,我母亲也和我父亲一起出去工作。然后,姐姐学习不好,在家里辍学,为我和弟弟洗碗做饭。成年人忙于维持生计,孩子们被忽视,辍学很常见。第二年我开始住在学校里,30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这是我第四次换硬币。

当我读三年级时,我弟弟也辍学,和我妹妹一起工作。今年我一次吃一个馅饼。我努力学习。我空腹看书。当身体没有营养时,身材就没有长大,只有一米五,长大后就得靠穿高跟鞋来找到自信。

县是农村儿童的大世界。2007年,我终于从农村,进入县重点高中,旋涡阳四所。初中只有七个人。

当成绩出来时,我失眠了。校长来送通知时,母亲非常自豪。作为村里的明星,承载着家人的希望,我不会失败。但与县里的孩子相比,我的分数并不高,根据成绩我被分为普通班。

县城有两千多名优秀学生,层层选拔,并分为一个更优秀的实验班。

当我知道有实验班时,我努力学习。第一学期结束时,根据成绩,我终于被实验班录取了。实验班挤满了优等生,普通班的优等生马上进入实验班,而不是优等生。我每天第一个到教室,最后一个离开,拿着手电筒回到宿舍看书,第一次月度考试进入前五名。班主任说我很有潜力,他花钱买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来奖励我。

从那时起,我的同学们私下里称我为“神童”。届时,实验班、重点大学将被神化。如果你被一所重点大学录取,你将成为父母的骄傲、班主任的骄傲和学校的骄傲。

我离我的梦想越来越近了,但在高年级时我变得很沮丧。当时,我的老师和同学们都相信我能进入211985,我自己也这么认为。不敢想失败,心理压力越来越大。

我绝望了,考试前的最后一个月我放弃了,不再强迫自己,慢慢放松了一些。

高考结果出来了,我哭了。我觉得如果我没有被一所重点大学录取,我就没有希望了。但我不得不接受。班主任非常失望,让我重复一遍。他不知道我一直很沮丧。

我一直在考虑回去。可以是一种糟糕的心态,保证下次会有更糟糕的结果。我以前的梦想是复旦大学。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样子,只知道它是一所著名的大学。

2010年,我去了第二所大学——安徽省滁州学院。当人们长大后,他们必须学会接受现实。至少我正在走向更大的目标。

全家人都在为我的教育买单,每个学期两千美元。为了向家人要求更少的钱,我做兼职以赚取生活费,并尽我所能。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偏僻的小镇当顾问,每小时25美元,只有在晚上。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几个摩托车朋克围住了我,把我赶走了。我吓得上了出租车就跑了。我再也没有去过那里。

我一直在做兼职,直到不久毕业。

[新闻热点]

我每个学期可以挣二三千元,这减轻了我家庭的很多压力。到了我大四的时候,我男朋友邀请我来上海参观。他是我的大学同学,已经在上海找到了一份工作。我第一次来上海时,我目瞪口呆。

我第一次坐地铁,第一次看到摩天大楼。我不敢相信它这么远这么近。漫步外滩,东方明珠才看,没上去,上去就是花了三百多块钱。在南京路吃一顿麻辣汤即使20元也很贵。

当时,我不敢想是否来上海。以我的教育背景,我无法与上海的其他人竞争,所以两天后我就回去了。

大学毕业后,我在江苏昆山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我的专业是电子信息工程,做硬件测试,住在公司宿舍,六个房间。

不经意间和同学们谈起买房子的事,他们都很惊讶:哇 热门话题

该公司提供食宿、补贴和加班费。我每天都穿工厂的衣服。即使我自己买衣服,我也只买20元的T恤和100元的西装。

我的一些同学要结婚了,我和我男朋友该结束我们的远距离关系了。昆山是一份你一目了然的工作,你只需要拿出你所在州的20%或30%来应付。青春太宝贵了。我想要一份新工作,一份有晋升空间的工作。上海就像一座诱人的堡垒,所有来自其他省份的年轻人都准备攻击它,我也不例外。

2015年下半年,我在网上提交了五份简历,并请假乘火车去上海面试。这是第一次体验上海的地铁高峰时间。其他人走得太快,我不得不跑。

男朋友问:上海地铁这么拥挤,你还来吗 来吧,我不害怕。失去不是耻辱,恐惧是耻辱。

两次面试都失败了。他们想要一个软件测试人员。我将查找软件测试和硬件测试之间的差异。两周后,我又面试了两次,结果没有成功。连续四个家庭都不想要我,那天我非常难过。

据说上海人是排外的,但同事都是上海人,很照顾我。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敢说话。我只是努力工作。

很难得到这份工作。你被击倒,然后被扔回去。我得加班。我得和时间赛跑。我花了6000元在一个周末的培训班上学习如何编写代码,不愿意休息,有空去图书馆。

我去了上海,从零开始。我成了一个流浪汉。老实说,一开始这个地方感觉像是另一个世界:高楼林立,汽车琳琅满目,人们在小跑,价格高得离谱。

我搬到了男友单位宿舍,不到10平方米,活动空间只有一条走廊。够了。如果你不买房,你会选择什么 两年后,公司没有续租,我们不得不搬走。这是我第十次搬家。

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离公司不远的房间,每月3300元。我第一次付了13000元。那是一大笔钱。每次房东在日期前要钱,工资一到就要转帐给他,心如刀割。这所房子由四户人家合住,噪音很大。厨房是共用的,我们的盘子和筷子经常被别人使用,而且没有洗,所以我不得不把它们扔掉。

我们一天吃三顿简单的饭,我们什么都没买,吃不下。房东还经常说他弄坏了自己的东西,扣押了钱。租房是一个永久的提醒,你过的是一种“暂时的生活”。你的房子是租来的,你的生活也必须是这样。

在国外,心脏最需要安全。因为室友的关系,人们进进出出都是关门的。我男朋友出差了一段时间。一天早上,我被客厅里的噪音吵醒了。我没怎么想,以为是我室友在练瑜伽。突然有人敲了我的门,我问是谁,对方没有说话,不停地敲门,我说你再敲门我会告诉房东,然后什么事也没发生。然后房东来了,警察来了,结果隔壁的室友的钱包和手机被抢了。幸好我没开门。这让我害怕。

心像一场大地震,从此我一个人住特别害怕,回到锁着的房门。在12楼,窗户锁着。我有一个影子。我总是很紧张。直到我男朋友回来,我才睡好觉。

我多么想拥有自己的房子,和平地生活。当时工作人员让我做户口卡,说以后在上海买房用,我说在上海买楼用 那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在上海买房子。我买不起。

工作了15个月,加上以前的积蓄,我总共节省了20万英镑。我已经学会了所有我应该学的东西,但没有进展,我想跳槽去看看新的东西。我很快找到了一家新公司。在城里,在城里,工资再翻一番。项目进度表,日夜不停地做,连续15天不休息,每天14小时,比996还996。

回家时闭上眼睛,上班时睁开眼睛。我是科技界唯一的女孩,我不能坚持。我坚持着。有时我熬夜写代码直到早上7点。

有一次,加班到凌晨一点,地铁没有,打不到,在路边等了一个小时,手脚麻木,非常绝望。害怕回到办公室。所有人都走了。害怕的站在寒风中,我突然醒来:我一直漂浮在城市里。我真的很想有自己的窝。十平方米就可以了。

那时,我经常在地铁里用手机读《欢乐颂》。范生梅对我说了每一句话,“一个普通人在上海这样的地方拥有自己的窝是不容易的”,“只有房子才能给我安全感”。外省来上海奋斗的年轻人心中都有这种焦虑。

有些人可以自己留下来,但有些人尽了最大的努力仍然不能留下来。我想独自一人。我一直在存钱。经过五年的工作,我存了四十多万元。我男朋友在一家著名的公司工作,他的工资比我的高。他存了五十多万元。我最好的朋友建议我在昆山买一所房子,然后把它租出去,但我总是不确定。

我们的家人帮不了我们,我们也不能要求他们。我和男朋友说结婚证可以,但他大男子主义,说没房不结婚。我们攒钱回家买了一所房子。2016年,上海的房价像一匹失控的马一样飙升,无法阻止。2018年底,我突然听说上海的房价下调了!2019年元旦,我们将讨论我们可以支付的地点以及我们可以支付多少首付。

匆忙找房子,看到松江两天锁了一栋新房子,89平方米,离公司不太远,社区环境很好。我们马上签了协议,存了10万美元的定金。不经意间和同学们谈起买房子的事,他们都很惊讶:哇!那要多少钱 太远了。我能留下来吗 你为什么要买它

父母不付钱,也不反对,“你们自己搞定。”当时,上海限制了购买,男友的个人所得税比五年前少了一个月,绍兴上海豫园酒店的老板。他说你们两个年轻人在上海买房不容易,他年轻时白手起家。他愿意等我们一个月。

房价是307万,我们节省了100万。首期付款加上税款为120万英镑,只差1.8亿英镑。幸福就在我们面前,但似乎有点遥远。

我从未想过向任何人借钱,但我以前总是借钱,从不收取利息。但当你需要借钱的时候,这很难说。没有人愿意帮助我。他们试图避开我,因为担心我会借钱。问亲戚借钱,他们怕我们不能上去,找各种原因:他们在店里,或者你在上海买得起房子等等。我的心很难过,但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没有人欠我们,没有人容易。然后有一天,我的一个大学朋友和她男朋友的一个同事罢工了。

我刚买了房子,我不能辞职,我不能保住我的工作。我上夜班,第二天就得付首期。我无法睁开眼睛。我不知道怎么付钱。

预付定金后,我和男朋友站在房子前面,没有钥匙,很长时间不愿意离开,我们没有说话,我看到他的眼睛里有泪水。我在五月份办完手续,六月份搬了进来,这是我的第十一次搬家。

28岁时,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庭。房子几乎是崭新的,主人慷慨地把所有的家具和电器都给了我们。我登记入住的那天,我感到无比幸福。

当我9月份回到家乡参加婚礼时,我收到了礼金,并在10月份将借来的钱连同后来存起来的钱一起还清。虽然每月偿还贷款8.5万,但有5000多公积金,回报率上升很轻松。

我现在很开心,即使有30年的抵押贷款。但在大上海有一个小地方可住,心有一个家。无需到处找公寓,被房东催促租房找毛病扣钱不让住快点搬家做饭排队洗澡时间东西没地方放…受够了,有自己的家,装修你想怎么装修,睡到什么时候才会被别人吵醒。

享受下班后烹饪的乐趣,让一天热气腾腾。一栋两人的房子,三种观点一致,事业上共同进步,薪水足够花,平时没有什么网购,周末回家的小屋泥泞不堪,偶尔出去搓一顿饭,挤了一个小时的地铁去上班,回家住,我想变得如此简单、朴素和舒适。

虽然我在上海有一个家,但没有进入我理想的大学仍然是一件遗憾的事,如果成绩一直很差,那就是那种表现很好,被给予了很高的期望,但突然抑郁症没有通过考试,感觉很不情愿。每年的高考那天,我仍然感觉很糟糕,然后我去我梦想中的大学看看。

对于农村儿童来说,阅读确实是改变他们命运的唯一途径。如果你不上大学,你就进不了门槛,艰苦的生活也没有出路。直到今天,我努力变得坚强的部分原因是我的母亲。现在,弟弟住在一家小企业里,妹妹早婚,在工厂工作,生活很紧张。当她遇到麻烦向我贷款时,我从未用她来还钱。

我母亲现在对大家说,抚养女儿是件好事,而她的女儿是一件可爱的小棉袄,她说我会给她买这个和那个。今年,我们攒钱买了一辆车,带着家人去上海转转。我的工作充满挑战和满足感,我觉得自己非常自信,甚至不需要穿高跟鞋。

有些胡票可能有各种各样的格格不入之处:不懂方言,吃不惯食物,不觉得习惯挤在圈子里……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我有自己的房子,大城市,小生活。这是一种心灵的平静。

以前什么都没有,现在每一点都是收获。不需要大房子或豪华轿车,也不想和邻居攀比。什么高阶级啊,富二代啊,其他人都出生的比你高起点啊,你为什么要和别人比较 有什么能力过什么日子,自己赚来的幸福才是最实际的。


1b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正益农产品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